为引入外劳“松绑”?日入管法修正案功能众说

作者:gvdvg.com 发布时间:2019-01-08 20:37

    日本:修法为引入外国劳动力“松绑”

    2018年年底,日本参议院全体会议通过了以扩大引进外国劳动力为主要内容的日本《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简称《入管法》)修正案,该法案旨在扩大引进外国劳动者,解决日本当前因少子化、老龄化日益加剧而带来的劳动力不足问题。

    该法案新设了两项取得日本居留资格的条件。一个是外国劳动力如在特定的行业领有一定的技能,可给予其本人最长5年的居留资历。另一个是如外国劳动力领有符合需要的熟练技能,其在日本的居留时光不设上限,其家属可随居日本,相当于可以长期居留。据估算,日本的修筑、护理等14个行业5年内累计可接收最多34.515万名外国劳动者。根据该法案,日本法务省的入国管理局将升级为“出入国在留管理厅”。

    日本政府此次修改“入管法”,是渴望将已经扭曲变质的“外国技能研修生”制度正规化,将变相接收外国劳动力转为直接接受外国劳动力,并提升外国劳动力的工资与生活水平,为日本失掉较为稳固的外国劳动力来源。

    少子老龄化被安倍首相称为“国难”

    “少子老龄化”一直是困扰日本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社会问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更是称其为“国难”。“少子老龄化”给日本社会带来诸多危害,它不仅会导致养老医疗支出增加、居民收入增添滞缓、家庭储蓄减少、科技翻新才干减弱等问题,更会造成人口结构持续老龄化导致劳动力缺乏这样的严重问题。

    自安倍第二次执政以来,日本政府针对日趋严厉的“少子老龄化”造成的劳动力不足问题,提出了数个对策。例如,增进女性就业、解决入托难、扩展不须要偿还的给付型奖学金范畴,以及延长退休年事等等。这足以显示出日本政府对解决“少子老龄化”这一“国难”的迫切心情,但问题并不得到基天性的改进。

    例如,依据日本农林水产省近期公布的调查结果,日本农业人口年龄构成中,60岁以上农业人口占52%,而29岁以下人口只占1%。

    有日本人曾开玩笑地对记者说,日本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只能靠“四种人”,即“老人”“女人”“机器人”和“外国人”。只管劳动力短缺到如此地步,在建筑、医疗护理、农业等范畴尤为突出,但日本劳动力市场改革的步调却滞后于人口老龄化的发展速度。有专家认为,今后一段时期内,日本劳动生产率的增速将难以对消人口老龄化带来的负面影响。

    扭曲的外劳引入与日本社会的抵触

    从目前的情形看,引入外国劳动力这项措施是否基本解决日本劳动力不足的问题,还有待连续观察。

    此前,为解决劳动力不足问题,日本政府曾扩大引入“外国技能研修生”。日本的“外国技能研修生”制度本意是“为促进技巧向发展中国度转移”而设破,然而实际情况则是以研修为名义,引入外国劳动力。良多用人单位把“外国技巧研修生”视为获取廉价劳动力的途径,将他们引入到水产加工厂、农庄、制造工厂、建造工地等处工作。这些研修生最多只能在日本待5年,不仅拿不到工作签证,而且所谓的工资也只是一些补助。他们要从事最艰巨的体力活,还不正规的社保作为保障。因此,联合国人权组织批评日本的外国人研修制度是“古代奴隶制度”。一些黑中介恳求外国劳动力赴日之前缴纳高额保障金等,必定水平上加剧“外国技能研修生”制度的声誉不佳。有学者以为,长期以来,日本以所谓“外国技能研修生”的名义吸收外国劳动力,却又让这些外国劳动力流向劳动密集型产业,这种扭曲不仅损害外劳的好处,也损害日本的利益。

    因为许多研修生实际拿到的工资远远低于日本劳动者,甚至低于在本人国家的水平,加上日本物价高、劳动时间长和职场骚扰等问题,很多研修生逃离原工作单位,开始打黑工。日本法务省供应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有4000多名“外国技能研修生”成为非法居留的“黑户”。

    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国民存在守旧性跟狭小性的特点,如何从心理上真正接受外国劳动者始终是日本社会的艰苦。根据2018年12月底奇特社的电话考察显示,围绕修正后的《入管法》,执政党支持者中也存在反对的声音,对在常设国会上通过“修改案”,自民党支撑人群中有47.5%、公明党支持人群中有46.9%的人回答“不予断定”。日本有些人认为,低学历的本国劳动者大量涌入,不仅会使得日本社会的治安难以保障,同时也有可能拉低日本社会的文明素质程度。更有极其鄙弃者称,如果这些低学历的外国人与日本人结婚的话,长此以往将会导致人口素养的降落。

    从日本社会对外国劳动力的立场来看,日本通过修正相关法律吸引外国劳动力,诚然能够部分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然而按下葫芦浮起瓢,随之而来的很可能是由于生涯习惯、价值观不同导致的日本人与外国劳动力之间的文化抵牾。要处理好方方面面的问题,日本政府恐怕需要做好长期的应答准备。

    扩大引入外劳功能七嘴八舌

    对依靠《入管法》修改案解决劳动力缺少这个根本性问题,此间舆论表示质疑。当前,日本急切需要吸引外来劳动力是事实,但另一方面,国内保守派对于接收外来劳动力持动摇反对峙场。在这一大环境下,日本政府为牢固海内人心,不得不既要通过始终修补法律来持续推进扩大吸引本国劳动力的政策,又要设定一定的条条框框来限度外国劳动力进入数量。而且,外国人在日本可能畸形获得工作职位的只有法律、投资、医疗、教诲等需要高学历、高技巧领域的17个工种,而日本真正需要劳能源的并非这些范围。

    此外,日本对外国劳动者的吸引力正在下降。以前,外国人特别是亚洲人赴日本打工是因为其高额的薪资报酬以及相对优良的生活环境。然而,随着中国以及其余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日本的这种“优势”敏捷消减。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如今日本的工资程度与成为竞争对手的亚洲国家跟地区比较,算不上特殊高。日本贸易振兴机构2017年度的考核显示,个别工人的工资在东京为每月2406美元,而在香港为1992美元,在新加坡为1630美元,已经相比濒临日本。

    为以高额薪酬吸引人,日本政府请求外国劳动者的工资水平达到“与日本人等同及以上”。但社会上很多人担忧的是,跟着外国劳动者增加,日自己的工资水平有可能下降。还有人猜想,外国劳能源将聚集于工资水平较高的东京圈等城市地域,而不是劳动力缺乏严格的地方。更有保守者声称,外国劳动力中多发的失踪、去世亡等问题尚未解决,政府又匆匆促推出引入外国劳动力的新轨制,这无疑将给日本社会带来重大影响,所以不应操之过急。

    日本国内舆论认为,各行各业情况不同,利用外国劳动力的制度划定应与行业特点相适应,而这将是对行业主管行政局部的考验。以农业为例,法规准则上要求外国劳动力与经营者直接签订雇佣合同,但考虑到农业具备明显的农忙期和农闲期,以年为单位签署劳动合同不太合乎实际,所以应该探讨外国劳动力与劳动力派遣中介签约的方式,这样外国劳动力可能被多家农户雇佣工作。每个行业出台什么样的具体规定,将由该行业的行政管理部分做出。按照日本政府的盘算,在2020年4月新的入境治理法履行之前,将出台所有管理细则。其成果到底如何,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上一篇:社区盾-阿圭罗梅开二度 曼城2-0力擒切尔西夺冠

下一篇:没有了